您的位置:首页  »  【大学门卫老董】【完】
【大学门卫老董】【完】
  前言:这是在下人生第一个原创H文,意义是重大滴,这意味着一个五讲四美三热爱滴大好青年又向黑暗堕落滴不归路上迈出了深深的一个脚印,云雨巫山枉断肠啊……这文章准备写成长篇连载,不定期更新,时间视空余时间,心情,状态,天气,黄历等等而定……希望各位读者能点评,给予一个顶是我创作的动力。 

  第一章 

  莲城大学,一所综合性理工类学校,就像全国其他的大学一样,弥漫着浮躁的气息,连知了都叫的比别处更销魂,三三两两的学生在食堂打完饭后走向寝室,穿过那个连接两个校区的大门。门房董大爷看着青春活泼朝气蓬勃的学生们走过,当然,学生们,尤其是高傲的女学生们,毫无疑问的昂着头无视了董大爷热切饥渴的目光。 

  董大爷不老,虚岁41,实际39。年轻的时候贪玩,没读几年书,先是在码头当搬运工,后来进了保安公司,做了一名保安,现在年纪大了,托了外甥的关系来莲城大学做门卫,看着挺精瘦个不高的一大叔,头上也没几根毛,可是确有真功夫:老董年轻时轻狂好斗,倒是有一身横练功夫,据说能在在胸肌上放个鸡蛋,靠自然发力让它打转!个子尽管只有1米6出头,却能梯云纵——借着发力窜到校园的围墙上去。不然校方也不会放心让如此一个矮小精瘦其貌不扬的人做门卫了。 

  年轻时老董也娶了媳妇,可惜没两年就闹离婚,理由可笑至极:因为老董那话太大太粗太长,一身紫黑肤色,遍体浓毛的老董阳物自然也是紫黑的,倒像个熟透了的大茄子,上面青筋密布,子孙袋上是浓的乌黑一团的长毛,按他媳妇的说法:驴子的也没这么大,作孽呦。刚结婚那会老董也不知节制,天天要,时时要,兴一来就把自家婆娘按倒就操,一天能要七八回,回回四五十分钟,偏巧他媳妇又是个小女人,个才1米五出头,小小的溪流哪能是下巨蟒的藏身之所?每天小逼都肿的像桃子,时间一长走路都不利索,干脆离了。老董的大茄子因此断水了八、九年。 

  老董现在每天最大得的爱好与乐趣就是看大大小小高高矮矮的女大学生女教师们从校门口路过。青春的女大学生们是骄傲与不屑一顾的,昂着头挺着胸就从他面前走过,胸前小兔子一跳一跳的;女教师们则沉静很多,不少人性子温和,路过时还和他打打招呼,每次老董笑着打过招呼后,就痴迷的眼瞅着远去女教师那浑圆肥腻的大屁股,扭出阵阵臀浪,每当这时下面的紫黑茄子就弯成了一轮弦月。每天这么多人里面,老董最喜欢看的是一个个子高高的喜欢整天穿紧身牛仔裤马尾辫女大学生和一个新进来的风韵女教师。女学生尤为出色,是老董这辈子想都不敢想的极品——1米78的大洋马,偏巧长的却极为精致柔美,瓜子型的巴掌脸,如若削尖的下巴上透露着自信高贵冷傲的气质,这显然不是故意装出的表象,而是家庭底蕴的丰富内敛,眼神初看很迷蒙,眼波流转中却带出一丝咄咄逼人的压力,高挺的鼻梁却仿佛有些西欧人的风味。女生身量硕长,曲线尽展,两个小兔子高傲的在胸膛上欢跃,大腿结实浑圆,又长又直,在紧身牛仔裤包裹下充满着青春的美好气息,而那对硕大的浑圆丰臀则隆起惊人的弧度,画着夸张的曲线连接在柳腰上,本来这巨臀就已经够惊人了,偏偏女生又喜欢牛仔裤,裹得高耸滚圆,简直像两个篮球连在一起,走起路来阵阵臀浪夸张的起伏,每次昂着头目不斜视高傲的走过背后都有一群男声痴迷看着,双眼无神,而其他女生暗暗咬牙,满面绯红。 

  新近的女教师则完全是另一种风格,典型的熟女人妻型,妩媚成熟端庄各种气质完美的融合在那张宜嗔宜喜的娇颜上,身量也颇高,1米72的身高也有点鹤立鸡群的味道,但与女孩的孤高冷傲不同,或许是人情世故的通达,女教师人缘极好,见谁都打招呼,每次和老董打招呼时那对秋水桃花眼都透着浓浓春意,让老董大呼吃不消,下面的大茄子险些出丑,看着女教师娇笑着和其他女同事们招呼说笑,老董就心里一阵阵发慌,就像回到了他第一次偷看女人洗澡的时候。 

  女教师的名字很美,叫杜烟,经常是一身职业工作装,成熟白领女性打扮,只是不知是衣服嫌小,本来就是丰满微胖型的身量将胸口和后丘撑得饱满欲裂,看的老董一阵冒烟,时常想着:那么肥大宽敞的屁股奶子,却穿那么紧身的衣服,哪天撑破了怎么办? 

  最近几天学校刚组织完期末大考,学生们憋了几天,总算考完,校园里到处是放风的学生。这天老董正在值班室守夜,转眼就到12点了,按规定,老董把校门一锁,准备上床睡觉,谁知刚脱完衣服上床没躺几分钟,就听到外面有人小声敲门,开门一看却是个高个丰满女孩可怜兮兮的站在门外,「大爷,我回来的晚了,我宿舍的阿姨早就锁门了,叫也没人应,现在考完试很多人都回家了,宿舍也没人可以帮我去找人,好大爷,要不你让我在这里住一晚上吧……」老董哭笑不得「你们这些疯丫头,老是搞得这么晚回来,害的我们老是大半夜的起来给你们把门,快进来」女孩连连点头称谢,蹑手蹑脚跑进来,老董从后面背影看去确是大茄子猛然昂头:好个肥美的丫头!虽然长得只能叫中等耐看,但这屁股确实极品,虽没有大洋马的屁股那般硕大无朋,但尺寸也相当惊人,足有一般女孩的两个那么大,随着她跳进来颤巍巍的抖动,又肥又撅,绷的小热裤鼓胀欲裂,女孩是略微偏胖身材,虽然不够匀称,却又别样的震撼,大白腿上肉呼呼的,个头比老董高半头,估计得有1米7,老董的茄子越来越热越来越硬了。 

  「大爷我睡哪里啊?」女孩到处看了看,刚回过头不禁吓一跳:老董本来就刚脱了衣服上床,现在身上就几件内衣,穿个大裤衩,大裤衩现在已变成人间凶器,巨蟒在那里昂首吐信,吓得女孩花容失色「好大,怎么这么矮小的大叔有这么大的宝贝,比我男朋友大一倍」想到这里脸上暗暗发烧「自己越来越骚了,刚和男朋友分手不到三个月就这么饥渴,讨厌了我在想什么,不过真的好大,要是放进去不得顶到子宫啊,好吓人」想到这里脸上越来越红,眼波流转,咬着下唇几欲滴水,呼吸都粗了。 

  觉得都快控制不住自己了,老董赶忙匆匆带女孩到自己床上去睡,自己拿件大衣在床边把几个椅子拼起来打地铺。女孩也不知怎么了,刚进来还有说有笑,这会倒是一声不吭,脸红红的拉开毛毯就进去了,老董暗叹女人就是奇怪,一边和衣而睡。 

  半夜2、3点,老董又被叫醒了,原来女孩才在外面和同学喝酒狂欢,喝的太多,现在虽未醉酒,确是内急起来,老董只好领女孩去厕所,偏巧灯又不好,老董自己一个人早习惯了,不用看也知道位置,女孩却大感不便,等了好半天才淅淅沥沥起来。这一下倒把老董也沟的尿急起来,本不觉得,现在反倒忍不住了,想着灯光昏暗,反正看不清,于是在边上一个洗拖把的水池边也尿起来。 

  这一尿确实酣畅淋漓,大感痛快,水花喷溅,女孩羞得满脸通红,听着这气势磅礴的声音,暗暗咬牙娇嗔:「好讨厌的死老头,哪有在人家嘘嘘的时候就尿的嘛,讨厌死了,不过他尿的怎么那么多那么大?我稍微看一下怎么回事」一边给自己解释一边侧出头去,这一下看的目瞪口呆: 

  只见矮小精瘦遍腿黑毛的死门卫一手抓着个怪物般的物件喷着水花,像个大茄子般又长又弯,水花射的足有半米远,喷在水池的墙上,溅的水珠乱飞,巨大的冲力似乎要把墙壁打个孔。 

  呆呆看着,女孩的脸越来越红「好大……好大……怎么那么大?」思维已经完全混乱了,女孩喃喃自语,连自己尿完了都不知道,像花痴般痴痴艾艾的,一只手下意识的就在自己黑毛密密的酥酥包上揉起来,低低吟着。终于,老董的水花喷完了,「咦?你怎么还没出来?」只听得里面突然悉悉索索大动,女孩手忙脚乱给自己套上裤子「罗衣啊罗衣,你真是越来越要死了,看个猥琐大叔尿尿都能自慰,羞死人啦,只是怎么会那么大啊」罗衣一边胡思乱想,一边慌慌张张穿裤子。 

  闹腾了半天,终于收场,罗衣裹着老董的毯子,躺在老董平时躺的枕头上,却是再也睡不着。「唔,好难受,这什么味啊,还有汗臭,脏死了臭死了,死大叔色大叔,叫人家睡他的枕头盖他的毯子,这么浓的男人味,唔,好羞人……」罗衣开始胡思乱想,越想越难受,本来应该讨厌嫌弃的死大叔似乎也不那么讨厌,何况这味道虽然浓,但是一闻到自己就手软脚软,刚刚自慰摸过的大酥酥包就开始蜜汁吐露,淫水横流。 

  「好臭,臭死了,肯定几天没洗澡,所以这么浓的汗味,吸吸,我再闻闻」罗衣明明想着臭,却开始用力吸着毯子的味道,这里更浓,好难闻,罗衣羞得脸色几欲滴水,却抓着毯子不肯放手。「臭大叔睡过的毯子……不知道他那个大宝贝是不是每天晚上抓出来打手枪,一定是的,这么色的大叔,看到人家屁股就硬成那个样子,一定经常打手枪,说不定还射到这毯子和床上,好恶心哦……」想到这里,女孩全身不禁兴奋的发抖,这么难为情的事情,简直像禁忌一样让女孩欲罢不能。双腿情不自禁的紧紧并拢夹紧,磨来磨去,却是越磨越痒,简直奇痒入骨。 

  「讨厌,死大叔色大叔,在这里人家怎么好意思自慰解渴嘛,长那么大的东西,一点用都派不上」罗衣开始腹诽,却是越骂越想到厕所里老董扶着驴大阳物尿尿的震撼场面,在女孩脑海里挥之不去,越想越清晰,想着想着呼吸就粗了。 

  老董也没睡,尿完以后突然神清气爽,却是再也睡不着了,身边有这么个肥美女生,不仅手指大动,想着那磨盘般的大肥臀,小山般的大奶子,肥肥肉肉的肌肤,粗长结实浑圆有力的大白腿,心里像起了火一样难受,憋了八九年的欲望开始爆发式的苏醒,偏巧此时女生又开始低低沉沉的喘气,万籁俱静的深夜显得格外清晰诱惑,黑蟒般的大鸡巴在裤裆里一下一下的点头,马眼开始流涎,倒像真的巨蟒一般。 

  不知什么心理作祟,老董突然做出了一个自己都不敢相信的动作:脱下裤衩,拉开大衣,任大紫黑茄子在下身耀武扬威的点着头。 

  「好变态好羞人,大色狼」一直悄悄偷看的罗衣吓得花容失色,怎么也没想到会这么不要脸,紫黑色的巨蟒在夜色中泛着金属般光泽,上面狰狞的青筋就像蟒蛇的动脉一样一跳一跳,罗衣发现自己从没有心跳得这么快,下面湿得这么厉害,小裤裤已经成了泳裤,紧紧的嘞在下身上,难受的就像蚂蚁乱咬。 

  罗衣的喘气已经变成低低的呻吟了,气若游丝,却格外诱惑,「死色狼,好大啊,这一定要害死多少女人啊,哪个女人离得开它,做他女朋友一定很享受,天天可以吃大鸡巴,再放进小水鸡里,狠狠的插烂小水鸡,哦……不行,子宫会顶穿的……啊,好羞人,男朋友就从没有插到自己花心上,每次还没到就泄了,要是男朋友有这样的大鸡巴自己一定不舍得也不会分手吧?」罗衣已经思维混乱了,眼神越来越迷蒙,甚至连装睡都不再保持了。 

  老董自然也一直看着罗衣,看着她露出毯子的一截雪白莲藕样的膀子,突然发现女孩眼神迷离的看着自己的大鸡巴,本来白皙的肌肤变得过敏一般绯红,呻吟也走调了,心里先是一惊,再一喜,毕竟是过来人,结过婚知道女人什么样,这分明和自家媳妇发情时一模一样,难道自己可以……老董简直不敢想下去了。 

  毕竟这是高贵的女大学生啊,自己平时见了都是趾高气扬的样子,对自己爱理不理的,那时候老董天天就是意淫大洋马和杜烟,想着终有一天能把高高在上的女大学生女教师按在床上,让她们撅着肥美宽阔的大屁股,自己从后面狠狠开垦,把她们的大酥酥包操的肿起来,把她们的大肥腚撞得红彤彤的,就像以前操媳妇一样,可惜媳妇腚太小,没操几下就瘫了。 

  老董的胆从没像现在这么大,他干脆把手放在鸡巴上轻轻揉起来,那边女生的喘息一下子就乱了,老董胆一下大了,干脆坐起来,面对着女生开始揉鸡巴,罗衣就眼睁睁这看着自己一米之外的紫黑巨蟒在布满老茧的手上散发着强烈的荷尔蒙腥臭味,蟒口开始流下透明的液体,大手有力的套动着,此时全身寸缕不挂,本来的大裤衩早就被脱去,结实发达的肌肉油光发亮,黑油油的一块块肌肉随着套弄滚来滚去,「没想到老色狼的肌肉这么好,好大的腱子肉,好男人的胸肌,这才是男人,相比起来自己男友连他的一半都比不上,亏还是校队打篮球的,白长了1米85的个子」罗衣整个人已经痴了,完全没有意识再继续掩饰下去,丰满粗大的大腿一开一合的更频繁了,大屁股不安分的扭来扭去,把小铁床压出了一个又一个又圆又大的深坑,手指关节完全无意识的紧紧拽着床单,掐的如此用力,以致整个床都微微颤抖,似在喘息一般。 

  毕竟荒了八九年了,这种刺激下老董终于在一阵激烈的搓动中虎吼一声,一股股粗大的白浆喷薄而出,射到对面的墙上,发出清晰的响声,一股,两股,八股,九股,整整十六股方才射完,最后的白浆已经没有开始的冲击力,正好最后一点落在半米外罗衣的肥厚饱满的红唇上,下意识般的伸出舌头,罗衣把精液添了个干净,「怎么这么腥?这么浓?好刺激,好过瘾,比男朋友那小白嫩鸡巴的味道浓一百倍,这么臭这么浓的臭精液就是从那个大鸡巴里射出来的,大鸡巴射到我嘴里了,我被看门的臭大叔射到嘴里了,好下贱,好低级,以前就做过被保安强奸的噩梦,那时候自己湿了一床,现在就真的喝了这么下贱的人的精液,要是被他强暴,一定又是湿一床吧,这么强壮的色狼大叔,一定再想怎么强奸我的摸样,幻象把我按在下面狠狠的操,看他这副色迷迷的样子,一定是在想这些,他怎么这么大胆,就不怕我叫人吗?不行,现在学校人都快走光了,哪有什么人? 

  啊,不行了……下面更难受了,唔,那么多精液,射进来一定能把子宫都灌满吧……」老董看着眼泛春水的女孩哪里还能忍得住,荒了这么多年可不是一次两次能解决的,自己工资这么低也没钱找小姐,憋得难受就洗冷水澡,打沙包发泄,现在沉睡的火山真正苏醒了,喷出了他第一股岩浆!等待世界的就是毁天灭地的末世景象! 

  紫黑大茄子刚爆发完,现在还一跳一跳的,女孩已经如痴如醉,眼波迷蒙的已经没有了焦距,嘴角一点男人的精华还没舔干净,在这只有月光的深夜显得格外淫靡。下意识的伸出舌头舔舔嘴角,把老男人最后一点精华一丝不漏的吸进嘴里,老董已经看的欲火焚身,更要命的是女生无意识的轻轻娇吟了一声,酥到骨子里去了,这成了压垮骆驼的最后一根稻草。 

  「敖……」一声,一丝不挂遍身黑毛的老董扑向了白皙细嫩的肥美女生,「啊,要死啊,不要,唔……」一张布满肉臭的大口就封死了所有的呼喊,一把拽过碍事的毯子,精壮汉子那粗毛密布老茧层叠的大手肆无忌惮的揉搓着挤压着抓捏着,女生刚想挣扎,却不防一手以绕到后面,狠狠揉捏着肥美得过分丰满的臀肉,捏成各种形状,指关节有意无意摩擦着小菊花,惹得雏菊一缩一放,即将开未开。 

  肥美的女生在挣扎,在呻吟,上面精瘦的老男人在用最粗暴最下流的大手一边压制着反抗,一边挑起最沉的欲望。反抗很激烈,但镇压更猛烈,钢丝床在两股力量面前显得格外脆弱,发出吱呀吱呀的呻吟,仿佛随时要被拆散了架。 

  罗衣彻底晕了,口里那条舌头拼命搅着自己口腔,大口口吞咽着自己的口水,发出淫靡的吸允声,更羞人的是后面的粗糙大手在使劲揉自己敏感的臀部,以前自己最喜欢男朋友揉那里了,尤其是菊花部位,一碰简直爽的不能自已,现在却被这地位低下的门卫校工狠狠蹂躏,一个指头似乎还在往里面钻,「啊……呜呜呜呜呜」女生只能发出含糊不清的呻吟,这更刺激老门卫的进一步行动。 

  飞快的扯掉了女孩本来就少的可怜的衣物,只是脱小内裤的时候意外了一下: 

  简直像从洗衣机里捞出来的一样,不停往下滴水。女孩羞得把头埋进枕头里,下半身不停乱动,也不知是挣扎还是难受,嘴里的呻吟自己也不知道啥意思。 

  女孩仍在做着毫无意义自欺欺人自我安慰的反抗,鸵鸟似的心理让她本能的翻过身不让老男人看到自己的娇羞模样,大屁股一拱一拱似乎想把老门卫拱下去,好几次都被大茄子顶到了状如圆规的极品美臀的圆心处,顶的两个人兹兹吸气,从尾椎骨一直爽到心,剧烈的臀交摩擦甚至让女生小小丢了一次,扭个没完。 

  此时女孩正好背对着老董,肥美圆厚异常宽大的大屁股在饿狼面前扭来扭去,这种诱惑无法容忍,老董一脸扎进罗衣的硕大极品肥臀上,把整个脸都埋进大腚沟里,「哟,哟,呜呜呜,要死了,呜呜呜呜」女孩咬着枕巾狂叫,身子筛糠似地狂掺,敏感异常的屁眼居然被下贱的门卫大叔的舌头舔进去了,要知道这里可是连罗衣的前男友都没品尝过,男友觉得脏,罗衣就更不好意思提,没想到却便宜了校工。 

  老董也快发狂了,这就是年轻女人的大屁股,像大磨盘一样肥,一样大,比以前的媳妇的小屁股好一万倍,这就是高高在上的女大学生,这就是平日正眼都不看我的女大学生!好年轻,好丰满,好有弹性,手感好的不像话,臀肉异常结实肥厚,一阵阵肉香弥漫在老董的嘴边,惹得红了眼的男人疯狂的把肥厚长满舌苔的狼狗般的舌头在不着边际几乎把头能埋进去的大腚上到处乱啃乱舔乱吸,在洁白光滑的圆大磨盘上留下了自己肮脏的口水。接着又一往无前的卷起舌头捅进了那个一开一合的小菊花里,惹得面前的肉山抖个不停。